悲歡離合

昨晚參加七舅母的安息禮拜,在靈堂才待不了數分鐘,儀式還未開始,我的眼淚便已一大顆一大顆往下掉。鳥吉本來在興高彩烈地把玩剛到手的吉儀,無意中看到淚盈於眶的媽媽,立時緊張起來,不停問我:「媽媽你做乜嘢呀?」我只好收起眼淚,跟他們一起坐下。
過了不久,我一邊看程序表內表哥表姐寫的舅母生平和點滴分享,一邊又偷偷流眼淚,小鳥冷靜地觀察一會,然後就擁著我一起哭,小吉見狀立即跑過來替我用紙巾擦眼淚,相信當時場面挺溫馨,但我不禁破涕為笑,這兩個小天使還不停安慰我說:「 唔好再喊啦,媽媽。」

這次是他們生平首次親睹媽媽哭成淚人,可能有點嚇著了,對他們有何影響尚未可知,但能讓他們近觀生離死別之苦,亦非壞事。想起昨晚到靈堂前與小鳥的一段關於死亡的對話,經過這經歷的洗禮,她對死亡的無知輕佻,可能不再復見。

媽:一陣間喪禮上我可能唔得閒答你咁多問題,你要乖喎,小鳥。
鳥:你一陣有嘢做呀?要做乜嘢㗎?
媽:好多㗎,要聽人講嘢啦,要唱歌啦,要祈禱啦咁囉。
鳥:咁可唔可以唱「如你想體魄強」同埋「yes I can我做得到」呀?
媽:唔得喎,因為唱邊首歌係舅婆嘅女兒同兒子揀㗎,唔係我地揀。
鳥:咁你死咗之後我幫你揀歌吖。好唔好呀?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