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父親

老爸三十多年前跑到越南做生意,當時年靑力壯的他賺了好大一筆錢,多得可把皮篋裝滿現金,親自帶到墨爾本,買下一棟房子,供在該地求學的子女居住。

後來生意業績滑落,家裡常為錢財愁煩,他也在十多二十年前開始長居越南,有非不得已要他來港處理的事,才回港與家人短聚,所以他對我們過去二十年的生活、成長和改變都不大清楚,也不大理解;每次見面都好像初相識,他對較年長的如我會問職業、工作地點、工資,對較年幼的幾個會問就讀年級、學校等等,如是者過去這麼些年,我們之間的代溝已經無法彌補,也不知從何開始補。

話雖如此,我對老爸的感覺卻總是暖暖的,心中常存有幾幅他和我的畫面。第一幅是我最早的記憶之一,他把我放在肩上,靠自己雙手一下一下拼命的撥水,把我從河的此岸,運送到河的彼岸,逃出封閉的國度,作為爸爸應做的及可做的他都盡責地承擔了。

另一幅畫面,是小學生的我問爸爸要兩毫子,因通常都是從媽媽提取零錢,我當時是有點不自然,老爸可能也不習慣給這麼少的一點錢,他從袋裏掏出一個硬幣,就交給我,沒有再過問什麼。我拿近一看,是一個兩元硬幣,比我原本要求的多了十倍!

第三幅是我出發到法國讀書,途經越南探望一下老爸,忘了我的行李是怎樣送到機場去,只記得老爸堅持開摩托車送我去機場,在閘口握著他已顯老態的手道別,待再轉身時看到他仍坐在摩托車上等著,等什麼我已無從知曉,但他那個神情已烙在我心上,再也刷不掉。

對老爸,我只有一份感恩,看到現在老態龍鍾的他,記憶力、幹勁、體力都衰弱,我心不由自住地疼起來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