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鳥魚蟲

   一年前我家買了一棵雙色茉莉,放到露台上,期望她的香氣可以飄進房裡去,達到一室芳香的效果。開始時只有幾棵白的和紫的小花,香氣清幽但不大明顯,要站到她面前去才能嗅到。一段時間後,花開始增多但也吸引了害蟲寄居,需要每天悉心除蟲。又熬過了嚴冬,終於迎來了春天,這株茉莉花竟然開得滿滿的,又白又紫地佈滿了整棵樹,煞是好看;香氣也整天整夜地飄進屋裡來,感覺很古雅,也很Hip。本來要寫一篇“咏茉莉"附庸風雅一番,但力不從心,故就此馬虎寫寫紀錄作罷。

最近家裡再多了一位新成員──冬青,這一棵樹竟有兩種顏色葉子,而且樹形出落有緻,我決意把她放在屋裡。含蓄的花香整天圍繞著家裡每一個人,讓我感覺很溫暖。

 

   半年前我家添了一頭小鳥,為了迎接她,我家上下(總共兩人)籌劃大半年,先撤出舊居另覓更大居所,又儲備大量雀粟,參閱大量鳥類成長心理學資料及初次養鳥手冊。她初來時很不適應這裡的環境,吃得不夠、睡得不好、拉屎也偶有困難,所以常常哭喪著臉,夜半也起來高歌。幸好她滿了半周歲後乖巧懂事了很多,開始學講話,又會手舞足蹈,夜半仍起來高歌,時而哀怨婉轉,時而雄壯激昂,歌聲更加嘹亮。我家為這頭小鳥的到來,在生活上作了大大小小的改變,雖然有點痛苦,但還是蠻值得的。

 

     養了兩年魚,但每次都是全軍覆沒,無一倖免。這一次由幼兒開始養大的七條孔雀魚,竟然有三條懷孕;在某個晚上發現其中一條的大肚子不見了,原來她已經在我們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產子了!看到有一兩條深藍色的小魚靠近地面游來游去,心情很是興奮,但停下來想一想,發現有點不對勁:這魚是一胎多產,應該有很多條深藍色小魚游來游去才對呀?怎麼只有幾條…?原來魚媽媽和魚爸爸在無知(或是有意?)的情況下會把初生的骨肉吃掉,所以一胎幾十條生下來,最後生還的可能只有三數條,但也有可能全部回到魚媽媽的肚子裡…

看到這情形,我這個剛當媽媽的有點受不了,整天跑到魚缸旁肉緊地觀察,看看小魚還在不在,而自己的女兒,當然是丟在一旁不顧…

 

     別以為鳥是蟲的天敵,我家小鳥自出娘胎不久,就與一條紅色巨蟲為伍,這巨蟲身長是小鳥的兩倍,兩側有十三對腳,每隻都穿上鞋,編號A至Z。他是出色的聆聽者,每當小鳥傷心的時候向巨蟲傾訴,他都面帶微笑的細心傾聽,不會胡亂妄加意見。他更是一位智者,所以從不說話。有段時間,正值小鳥反叛期,他被冷落一旁,但他並不介懷,每天默默守在小鳥床邊,甚至一連數天不動聲色,二十六腳朝天地暗中為小鳥祝禱…

廣告

2 thoughts on “花鳥魚蟲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