彿諾伊德

 

最近開始看教養兒童的書籍,提到彿諾伊德的戀父及戀母情意結 (Electra complex  Oedipus Complex女孩會愛上父親並希望嫁給他,男孩就想把娶母親娶過來。

原來這些都是人類的原始願望,爸爸媽媽是我們認識的第一個異性,又對我們很好,很自然會愛上他/她。很不幸,我們會長大並發現這事不容,精神大受打擊,一般人會因此而放棄這次的初戀,壓抑這個慾望,轉而追求其他合符道德的目標。這勾起我的另一想法:出生後我們事無大小無論是要喝奶、濕尿布、睡覺都以哭來解決,很理直氣壯,不用顧慮禮貌、時間、地點、對象,只要坦蕩蕩的提出要求就好。漸漸長大,可能有了太多被拒的經驗,也可能如彿諾伊德的說法──我們學會調整自己的求以適應社會的規範,在每次提出要求前都會先作一番自我審查,可以通過審查的,我們才會提出,不通過的就會盡量壓抑甚至忘掉;我們還會美化這個轉變,並稱之為“成長"或者civilization “文明化"。

想至此,我感到一點點的悲哀與無奈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